關於部落格
  • 1140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靈古堡 4 劇本全中文翻譯

-- Resident Evil 4 Script --


序幕

里昂 (口白):1998 年...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亞克雷山區發生殘酷兇殺案的一年,消息很快就傳到世界各地。事故起因於安氏跨國製藥廠的秘密病毒實驗,病毒爆發的地點就在拉昆市市郊,之後這寧靜的小鎮就在病毒的肆虐下被徹底摧毀。為了斬草除根,美國總統下令採取緊急措施:核爆整個城市。消息曝光後,美國政府凍結了安氏藥廠的運作,安氏的股票立刻大跌,公司所有的計畫都停擺下來。在那駭人事件的六年後...


第一章

1.1 - 現代

(時間是現今,白天。里昂‧史考特‧甘迺迪正坐在一輛警車裡看著窗外,兩個當地警察坐在前面)

里昂 (思索著):我在直屬總統管轄下的一個秘密組織接受特訓,而我的任務是要保護總統一家人。

警察一 (嘻笑):為什麼我每次都會碰到這些倒楣事?

警察二:喲,你到底是誰?跟我們講一下啦。你一個小夥子大老遠跑來這裡,我還挺同情你的。

里昂:這大概是你們當地人打開話匣子的方式。不管怎樣,你知道此行的目的。我的任務是尋找總統失蹤的女兒。

警察一:什麼,就憑你一個人喔? (笑起來)

里昂:我想你們來這應該不只是要當個跟班,然後一起唱童子軍軍歌吧,不過也許真的只是這樣。

警察二 (嘲弄):噢,你這瘋狂的美國佬。這是直接從高層下來的命令,我們可不是要去郊遊。

里昂:我就靠你們了。

(車子停了,警察二下車準備小解。樹叢中似乎有人在偷窺。警察一給里昂一根煙,里昂搖手拒絕。)

里昂 (思索著):就在我接到任務前,總統的女兒就被綁架了,這是我孤身一人來到這歐洲小村落的原因。根據我們的情報,有可靠消息指出有人在這裡看到一個很像總統女兒的女孩,顯然她是被某個不明組織給擄走。真沒想到我的第一個任務是救人。

(車外,警察二還在上廁所。)

警察二:啊,好冷,怎麼突然變這麼冷。

(他感覺到好像有什麼人還是什麼東西在看著他,但他沒追查下去。)

警察二:隨他去,大概是我的幻覺。

(他回到車內。)

警察二:抱歉花了這麼久時間。

(車子開走。)


1.2 - 排外的村子

(車子開過一座橋後停下。)

警察一:前面就是村子了。

里昂:我去看看。

警察二:我們在這看車,我們可不想被開罰單。

里昂:對...罰單。

警察一:祝好運。

(里昂出了車。)

里昂 (自言自語):老天,這算什麼警察?

(警察一搖下車窗。)

警察一:你剛剛說什麼?

(里昂接到一通無線電訊息。這支無線電是視訊通話器,里昂可以看見是誰打給他。打給他的人是他的後援,英格麗‧韓尼根。)

韓尼根:里昂,希望你聽得見我。我是英格麗‧韓尼根,我在這次的任務中負責支援你。

里昂:聽得很清楚,你比我想像中的年輕。任務目標的名字是艾西莉‧葛拉漢,對吧?

韓尼根:沒錯,她是總統的千金,所以檢點些,好嗎?

里昂 (嘲弄):不管這是什麼組織,他們肯定挑錯了下手的對象。

韓尼根:我在這裡也會多收集一點情報。

里昂:好,等會兒再連絡,通話完畢。

(里昂慢慢走近一棟房屋,有人在裡面看著他。里昂進去後,看到有個男人正在爐邊生火,里昂把槍塞進皮套。)

里昂:嗯,對不起,先生?

(里昂拿出一張相片。這個男人是唐‧艾斯特班,他轉頭看著里昂。)

里昂:你看過照片裡的人嗎?

(相片裡的人是艾西莉‧葛拉漢。)

唐‧艾斯特班 (西班牙語):你在這幹什麼?還不快滾!

里昂:抱歉打擾你了。

(里昂收起了相片。艾斯特班卻在此時拿起一把斧頭朝里昂砍去,里昂即時閃過,拔出槍對準艾斯特班。)

里昂:別動!我說別動!

(打倒艾斯特班後,外面的卡車發動,往警車停的方向駛去,接著傳來一陣叫喊和槍聲,隨後是車子撞擊的聲音,再來是車子跌到河裡的聲音。)

里昂:媽的!

(里昂接到韓尼根的傳呼。)

韓尼根:事情還順利嗎?

里昂:遇到一個有敵意的當地人,我不得不射殺他,還有一些人包圍了這裡。

韓尼根:趕快離開那裡到村子裡去,一切以救出目標為先。

里昂:了解。


1.3 - 殘骸

(里昂從崖邊往下看,河裡有輛卡車,還有剛剛那輛警車。)

里昂:喔,糟了。


1.4 - 被寄生的村民

(里昂接近村子的時候,有另一通傳呼。)

韓尼根:里昂,剛剛怎麼樣?

里昂:糟糕的問題,韓尼根。

韓尼根:抱歉聽到你這麼說。我傳給你一個指導手冊,希望對你有幫助。

里昂:我會看看的,謝謝。

(里昂躲在一棵樹後用望遠鏡悄悄查看村子的狀況。村子看起來沒什麼不正常...除了空地上掛著那個被刺穿胸膛的警察外。)


1.5 - 藏匿

(里昂跑到一棟兩層樓的平房內。)

里昂:該死!

(越來越多的村民跑過來,拿著斧頭、乾草叉等等東西。)

里昂:這些人到底是誰?

(里昂往外看。)

里昂:他們想幹什麼?

(電鋸的聲音響起。一個頭罩麻布袋的村民手上拿著電鋸,跟其他村民包圍了房子。)

里昂:這下可好,電鋸都使出來了。

(里昂趕快找了一個櫃子擋住門。屋外,村民們已經架起梯子準備從二樓進來。)

里昂:馬的!


1.6 - 鐘響時分

(遠處一座小丘上,教堂的鐘聲開始響起。村民們聽到鐘聲,立刻忘了攻殺里昂的事,紛紛丟下武器開始朝教堂前進。)

村民一 (西班牙語):噢,是鐘聲。

村民二 (西班牙語):禮拜的時候到了。

村民三 (西班牙語):我們該走了。

(他們開始成群往一棟房子的方向移動,艾斯特班也在裡頭。)

唐‧艾斯特班:薩德拉主人...

(在村民們都離開後,里昂從房子後面跑出來。)

里昂 (嘲謔地):大家都到哪去了?就這樣?

(里昂聯絡韓尼根。)

里昂:韓尼根,有個壞消息,我找到一個警員的屍體,這個村子一定發生過什麼事情。

韓尼根:里昂,你得趕快離開那裡,順著小徑去找一座鐘塔。

里昂:知道了。


1.7 - 路易斯‧塞拉

(里昂站在一個櫥櫃前面,他小心地打開門,一個男人從裡面掉出來,手腳都被綁住。里昂一把撕掉他嘴上的膠布。這個人是路易斯‧塞拉。)

塞拉:太粗魯了吧 (指里昂撕掉膠布),你不覺得嗎?

(里昂把塞拉翻過身,替他解開繩子。)

塞拉:你跟他們...不一樣?

里昂:對,你呢?

(里昂解開了繩子,塞拉翻了個身坐起來。)

塞拉:好吧,我只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你有菸嗎?

里昂:有口香糖。

(突然兩個武裝村民走進房間,後面跟著一個七呎高的大鬍子,他是村長比雷斯‧曼德茲。)

塞拉:這下可好,大個子來了。

里昂:什麼?

(里昂立刻衝向曼德茲,給他一個迴旋踢,曼德茲輕而易舉地用單手抓住里昂騰空的腳,再順勢一揮,里昂就被扔到房間另一頭,剛好是塞拉的方向。兩人都昏了過去。)


1.8 - 逃離

(朦朧中,有人在說話。)

教主:脆弱的人類,讓我們給你我們的力量。

(一個穿著袍子的人拿著注射器,注射了某樣東西到里昂的脖子裡。里昂還是昏迷著,房間另一頭站著穿紫色袍子的教主。)

教主 (奸笑著):你很快就會無法抗拒這...令人陶醉的力量了。

(里昂在一瞬間驚醒過來。他在另一個房間,跟他之前救的那個西班牙人被鍊在一起。)

里昂:嘿,嘿,快點醒過來。

(塞拉醒了過來。)

塞拉:唉呀呀,剛出了個陷阱又中了另一個。

里昂:你要不要告訴我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塞拉:美國人呀?什麼風把你小子吹來這的?(里昂想鬆開鍊子,卻讓塞拉覺得很不舒服。) 輕點,小子。

里昂:我叫里昂,我來這裡找這個女孩子,你有見過她嗎?

(里昂設法把照片拿出來給塞拉看。)

塞拉:什麼,你是警察什麼的吧?你看起來不像啊。

里昂:或許吧。

塞拉:好吧,讓我猜猜,她是總統的女兒?

里昂:猜得太準了,要不要解釋一下?

塞拉:這叫心電感應。呵呵,沒有啦,開玩笑的。

(屋外,一個滿身是血的村民拖著一把巨斧往里昂和塞拉所在的房子走過來。)

塞拉:我無意中聽到村民在教堂裡講總統女兒的事情。

里昂:那你是誰?

塞拉:路易斯塞拉,以前曾是馬德里的警察,現在只是個無所事事,很受女性歡迎的傢伙,

里昂:為什麼辭職?

塞拉 (嘲謔):當警察呀,你為其他人冒險,但沒有人會感激你。當英雄已經不再是件風光事了。

里昂:我也當過警察,雖然只當了一天。

塞拉:我以為我已經夠糟了。

里昂:我上任第一天就被捲入拉昆市事件。

塞拉:你是說那個病毒外洩的事件對吧?我好像在我們部門的實驗室裡看過那病毒的樣本。

(滿身是血的村民拿著斧頭跑進來。)

村民 (西班牙語):我要把你剁成肉醬!

塞拉:警察,趕快想想辦法!

里昂:你不會先想嗎!

(村民用兩手舉起斧頭,準備朝兩人砍下。)

里昂:趁現在!

(里昂和塞拉同時把手移開,讓鎖鏈對準斧頭,落下的斧頭剛好砍在鎖鏈上,鬆綁了兩人,但村民還不罷休,繼續舉起斧頭朝里昂砍去。里昂順勢踢了他一腳,村民被狠狠摔到牆壁上,折斷了脖子,塞拉則趁這機會跑掉了。)

(里昂聯絡韓尼根。)

里昂:我是里昂,抱歉不能早點回報,我剛剛被困住了。

韓尼根:你現在沒事吧?

里昂:我沒事。我遇到一個被抓的本地人,據他所說,艾西莉應該在教堂裡。

韓尼根:那個人怎麼樣了?

里昂:他想辦法逃走了。

韓尼根:你知道教堂的確切位置嗎?

里昂:不知道,不過村子裡有條秘密通道可以到那,我現在要回村子裡去。


1.9 - 商人

(里昂離開屋子後,一個穿著黑袍的蒙面男在窗外看著他,是商人。)

商人:這裡,陌生人。

(里昂順著屋子走到轉角,商人站在那兒。)

商人:有些你會有興趣的東西。

(商人打開袍子,裡面裝著一堆槍跟子彈。)


1.10 再次遇見村長

(里昂潛入曼德茲的屋內。樓下有兩個村民在用西班牙語聊天,這時村長出現在里昂的背後,里昂立刻轉身,但曼德茲更快,他一手扼住里昂的脖子,把他騰空提起來,里昂的眼睛在掙扎中慢慢轉紅。曼德茲見狀,把里昂扔下。)

曼德茲:嗯,看來你跟我們流著一樣的血,不過再怎麼說你都是外人。記住,如果你敢在這惹麻煩,後果有你受的。

(曼德茲離開了。)

里昂:什麼?一樣的血?


1.11 - 紅衣女子

(韓尼根傳呼里昂。)

韓尼根:里昂,我有一些對你有幫助的消息。

里昂:說吧。

韓尼根:這次的綁架牽涉到一個宗教團體,叫洛司路明納多斯。

里昂:洛司路明納多斯?還真繞口。我剛剛才跟這個村的村長正面衝突。

韓尼根:但你沒事,對吧?

里昂:對...他本來可以殺我,但他沒有。他提到我跟他們流著相同的血,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韓尼根:「流著相同的血...」嗯,有意思...

里昂:不管怎樣,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韓尼根:沒錯,趕快找到教堂,里昂。

(里昂推開屋內的一扇門,孰料曼德茲正等在那裡。里昂只有機會開了一槍,就被曼德茲扔到地板上,那發子彈打中牆上的教主肖像。曼德茲走近里昂,用他的大腳踩在里昂的胸前,把他壓在地板上動彈不得。這時曼德茲背後傳來兩聲槍響,子彈正中他的後背。曼德茲轉身看到一個穿洋紅色衣服的女人用勾爪槍吊在窗外,手上的槍口還冒著煙。曼德茲很快轉身衝向女人,女人在他衝過來以前用勾爪槍飛上屋頂,曼德茲則衝破玻璃摔了下去。里昂從地上起來,重新拾回他的槍。)


1.12 - 接近教堂

(如果到教堂附近先走下坡路,韓尼根會打來)

韓尼根:里昂,你到教堂了嗎?

里昂:嗯...快到了...

韓尼根:里昂,你該不會是走路還要看風景吧?艾西莉就在那棟建築裡,快點去救她!

(走到教堂門口,里昂發現門鎖著,他呼叫韓尼根)

里昂:韓尼根,我是里昂,門鎖住了,我進不去。

韓尼根:他們在訓練的時候沒教你怎麼開鎖嗎?

里昂:門上有個凹槽,像是要放什麼東西進去。

韓尼根:光站在那裡是沒用的,你得趕快想辦法進去。


1.13 - 湖怪,第一節

(從懸崖上看下去,里昂看到湖面上似乎有什麼東西。)

里昂:那是什麼?

(他從望遠鏡裡看到湖中有一艘船,船上有兩個村民正把警察二的屍體給扔下水。)

里昂:該死。

(之後村民離開了。屍體在湖面上漂了一陣,接著一個龐大的怪物衝出水面,把屍體一口吞了下去。)


1.14 - 湖怪,第二節

(里昂搭船過湖,那隻剛吞下警察的湖怪卻在這時冒出來,里昂差點被它震下水去。船上的錨落入水中,勾住了湖怪,里昂只能被湖怪拖著前進。)


1.15 - 湖怪,終曲

(對湖怪造成一定的程度的損傷後,湖怪終於沉入水中。里昂以為結束了,沒想到繫著錨的繩子捲住了他的腳。里昂拔出野戰刀狂砍繩子,總算在被拖下水以前把繩子砍斷。他把船駛到岸邊,好不容易上了岸,里昂忽然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咳出一些血後,他勉強走到岸邊的一間小屋。身體上的痛苦讓他無法支持下去,最後昏倒在地。)


第二章

2.1 - 惡夢

(里昂在小屋內醒來,外面天色已暗。他的身體突然產生一陣痙攣,體內的 Plagas 病毒開始發作,黑色的血管浮出皮膚,慢慢從他的手臂往上延伸到他的身體,他嚇壞了,就在這時他從夢中驚醒,隨後接到韓尼根的傳呼。)

韓尼根:里昂,距離我們上次通訊已經有六小時,我開始擔心了。

里昂:你是說你很孤單吧?沒什麼,我之前覺得頭很暈,大概是昏過去了。

韓尼根:昏過去?這可能跟先前村長說過的事有關...

里昂:很難講,不過我現在沒事了,我會繼續執行任務。


2.2 - 找到徽章

(里昂拿到徽章後,聯絡韓尼根。)

里昂:我拿到一個很像那教團徽章的東西。

韓尼根:做得不錯。趕快回去教堂,艾西莉的安全是當務之急。


2.3 - 巨人現身

(里昂回到礦場,村民趁這時堵住了礦場裡的兩個出口,接著他們吃力地從一扇雙開的大門裡拖出一個很...大的東西。拖到一半時村民們抓不住繩子,在地上倒成一片。一個巨人從門後出現,打破了堵住的門,並把擋路的村民全都殺死。他也想用同樣的方式殺掉里昂,但被里昂閃過了。)


2.4 - 總統的女兒

(里昂進入一間房內,裡面正是嚇壞了的艾西莉。)

艾西莉:不要過來!

(艾西莉朝里昂丟了一塊木板,被里昂閃過。)

里昂:嘿,別緊張!

艾西莉:不!走開!

里昂:冷靜點,已經沒事了。我叫里昂,總統派我來救你的。

艾西莉:什麼?我爸爸?

里昂:沒錯,我要帶你離開這裡,跟我來。

(里昂呼叫韓尼根。)

里昂:我是里昂,已經尋獲目標了。

韓尼根:做得好,我馬上派直昇機去接你們。

里昂:接送點在哪裡?

韓尼根:有另一條小徑可以離開村子,直昇機會在那裡等你們。

里昂:了解,我這就過去。


2.5 - 薩德拉教主

(里昂和艾西莉進入教堂內某處,有個人從祭壇後出現擋住去路。這人穿著紫袍,手裡拿著一根柺杖,他就是路明教的教主,奧斯蒙‧薩德拉。)

薩德拉:我要帶走這個女孩。

里昂:你是誰?

薩德拉: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話,我的名字是奧斯蒙‧薩德拉,這個教團的領袖。

里昂:你想做什麼?

薩德拉:當然是向全世界證明我們驚人的力量,這個世界將不再受美國監管。我們綁架了總統的女兒,是為了給她一些我們的力量,然後我們就會把她送回去。

艾西莉:不...

(艾西莉隱約想起被注射的事情。)

艾西莉:里昂,我想他們在我脖子裡注射了什麼東西。

里昂: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薩德拉:我們只是給了她一點...小禮物。當她回到她親愛的父親身邊時,一場地獄盛宴就會展開。(奸笑) 但在那之前,我想我可以跟總統要些...捐款。信不信由你,這教堂可花了我不少錢。

里昂:你的信念和錢會讓你走投無路的,薩德拉。

薩德拉:噢,我相信我忘了告訴你我們也給了你同樣的禮物。

里昂 (自語):在我昏迷的時候。

薩德拉:我真心地希望你喜歡我們小而美的貢獻。等卵一孵化,你就會變成我的傀儡,身不由己地聽從我的吩咐,我會完全控制你的思想。你不覺得這是一種革命性的傳教方式嗎?

里昂:要我說,這聽起來比較像外星人入侵!

(教堂的門打開,兩個教徒走進來,手上分別拿著十字弓。里昂一把抓住艾西莉逃走。教徒們發射火箭,差點射中他們。里昂跟艾西莉破窗逃出,摔到屋外的地板上。)

里昂:你沒事吧?

艾西莉:里昂,我們會變成怎樣?

里昂:別擔心,我們既然被捲進來,就一定有辦法出得去。


2.6 - 包圍

(里昂跟艾西莉抵達橋邊時,收到韓尼根的傳呼。)

韓尼根:里昂,我有個壞消息。

里昂:我寧願不要聽。

韓尼根:恐怕我還是得告訴你,我們跟直昇機失去聯絡了。一定是有人把直昇機摧毀了,還不知道是誰幹的。

里昂:真是太好了...

韓尼根:我們正在準備另一架直昇機。在這期間,你們還是到接送點等。

里昂:知道了。

(里昂跟艾西莉走到橋的末端時,他們被村民從兩方包圍住。)

艾西莉:我們該怎麼辦,里昂?

里昂:我討厭這麼說,但我們被夾攻了。快點,進去那間小屋!

(里昂和艾西莉衝進一棟兩層樓高的屋子內。一進去,里昂就準備堵住門口。)

塞拉:里昂。

(塞拉就在裡面,他丟了一根可以當門閂的木頭給里昂。)

塞拉:世界真小,對吧?(看著艾西莉的胸) 噢,看來總統在他女兒身上也裝了點子彈。

艾西莉:你太無禮了!我不相信這跟我的身材和身分有任何關係。你是誰?

塞拉:喲,喲,真是抱歉,殿下,也許這位年輕的小姐應該在問別人的名字前先介紹自己?

艾西莉:她的名字是艾西莉葛拉漢,總統的女兒。

塞拉:她有沒有...那個?

里昂:別擔心,她很好。

塞拉:呃,無所謂,在你變成那些人以前會有一些明顯的徵兆。

(艾西莉看著窗外驚叫出聲。)

艾西莉:看!

(村民們漸漸向小屋圍過來。)

里昂:艾西莉,上樓!

(艾西莉跑上二樓,塞拉拿出手槍。)

塞拉:好吧...遊戲時間到了。

(里昂跟塞拉打倒一定數量的村民後,村民們停止了攻擊。)

村民:我們走吧。

(村民們解散了。)

里昂:看來他們都退去了。

塞拉:我們現在怎麼辦?

(艾西莉跑下樓。)

里昂:我過來的那座橋已經斷了,現在我們也只能繼續前進。

塞拉:我忘了點東西,你們先走。

(塞拉離開了小屋。)

里昂:路易斯。


2.7 - 對決曼德茲

(里昂和艾西莉接近一個大穀倉。)

里昂:艾西莉,你最好留在外面,找個地方躲起來。

艾西莉:好。

(里昂進去穀倉。裡面是空的...幾乎是空的。曼德茲在里昂身後出現,把他打倒在地,然後轉身輕易地把鐵做的門把扭成蝴蝶結,隨後曼德茲又給了里昂致命一擊,不過這次里昂及時閃開,他踢倒地上裝滿燃油的一個桶子。燃油流向曼德茲的同時,里昂已經舉起槍對準他。)

里昂 (西班牙語):下次見。

(里昂朝地上的燃油開槍,曼德茲立刻被火海吞沒,隨即是一聲爆炸,不過曼德茲沒死。他原本的身軀還在,上半身則長得更長,並長出了利爪和兩隻類蟲的肢體。里昂解決曼德茲後,拿到了一個從曼德茲身上掉下來的假眼,之後里昂逃出穀倉,艾西莉正在外面等他。)

艾西莉:你還好嗎,里昂?


2.8 - 逃入城堡

(當里昂和艾西莉接近城堡時,越來越多的村民追上來了。)

里昂:快點過橋!

艾西莉:好。

(他們雙雙跑過吊橋,村民們緊追在後。)

里昂:你操作那個。

艾西莉:好。

里昂:準備好了嗎?

(里昂和艾西莉一起轉動曲柄升起了吊橋,堵住了村民的去路。)

里昂:走吧。

艾西莉:嗯。

(他們進入城堡。)


第三章

3.1 - 失去聯繫

(里昂收到韓尼根的傳呼。)

韓尼根:里昂,你們現在在哪裡?

里昂:我們原本想去城堡避難,但顯然這是個錯誤的決定。

韓尼根:意思是?

里昂:這座城堡看來也跟路明教有關。這裡的訪客一定不多,因為他們給我的歡迎實在太熱烈了。

韓尼根:聽起來很糟。我有個辦法,里昂,我要你到...

(韓尼根斷訊了。)

里昂:什麼?重複一遍,韓尼根。

(一片寧靜。)

里昂:這下可好,運氣真是背到家了。
 

3.2 - 某個重要的東西

(塞拉總算追上里昂和艾西莉。)

塞拉:里昂!

里昂:路易斯。

塞拉:我有東西給你們。

(塞拉摸摸身上的口袋,不過他要給的東西卻不在身上。)

塞拉:呃...怎麼會這樣?!該死!我一定在逃跑的時候弄丟了。

艾西莉:弄丟什麼?

塞拉:控制你們病情的藥物。我知道你們都是宿主。你有咳血,對吧?

里昂:...對。

(塞拉看著艾西莉。)

塞拉:你呢?

艾西莉:嗯。

塞拉:該死,卵已經孵化了,我們沒多少時間了。

里昂:你在說什麼?

塞拉:我一定要去拿回來。

(塞拉轉身準備走開。)

艾西莉:我跟你去。

塞拉:不,你跟里昂待在這,他比較知道怎麼對待女士。

里昂:為什麼你...

(塞拉截過他的話。)

塞拉:這會讓我覺得好過點,別再問了。

(塞拉離開了。)


3.3 - 堡主

(走在城堡的主長廊上,里昂跟艾西莉聽到一個人在怪笑,越往前走笑聲越大,最後在二樓的平台上出現了笑聲的主人。他臉色蒼白,身形矮小如侏儒,穿著古式華服。他就是拉蒙‧薩拉哲,歷代守護此城的薩拉哲家族一員。薩拉哲的兩旁站著他的隨扈。)

薩拉哲:我已經在想你什麼時候才會注意到我們了。

里昂:你是誰?

薩拉哲:拉蒙‧薩拉哲,這座宏偉建築的第八代管理者。我有幸能從薩德拉主人那裡獲得偉大的力量。我一直在這等你,我的兄弟。

里昂:不,謝了,兄弟。

薩拉哲:噢,噢,你可真是難搞。如果你還想顧全自己的話,最好乖乖的投降...當我們的人質。或者,史考特先生,你可以把那個女孩給我們,因為你一文不值,死了也沒關係。

(薩拉哲轉身離開,他的隨扈跟著他。)

艾西莉:我打死也不會變成他們的一員,絕不!

里昂:說得沒錯,我們會找到解藥的。


3.4 - 分開

(在城堡的長廊上,艾西莉開始咳血,里昂趨前關心。)

里昂:你還好吧?

(艾西莉推開他跑走。)

艾西莉:我沒事!別管我!

里昂:艾西莉,等等!

(地面上突然冒出成排的尖銳鋼柱,把他們隔開,直把艾西莉逼到牆壁前。)

里昂:艾西莉!

(牆壁上出現鋼條,把艾西莉緊緊捆住。)

艾西莉:怎麼回事?!

(困住艾西莉的牆壁自動旋轉了 180 度,把她藏起來了。)

里昂:別擔心,艾西莉,我馬上就來找你!

(里昂收到一通傳呼。)

里昂:韓尼根,發生什麼事了?通訊剛剛被切斷了。

(傳呼里昂的不是韓尼根,無線電那頭是竊笑不斷的薩拉哲。)

里昂:薩拉哲!你怎麼會...?

薩拉哲:我們截斷了訊號,我們不希望你告訴其他人不必要的消息。

里昂:艾西莉在哪裡?

薩拉哲:噢...她才剛掉入我們一個美妙的陷阱裡。別擔心,我們會找到她的。對了還有,我在下水道裡放了一些可愛的昆蟲好讓他們動動。

里昂:多謝,我會跟他們好好相處,因為我最怕無聊了。

薩拉哲:我期待我們能再見面...來生再見了。


3.5 - 又見薩拉哲

(里昂進入畫廊,薩拉哲再度現身,他在二樓看著里昂。)

薩拉哲:看到你真令人驚喜呀,但恐怕我們需要的是艾西莉,不是你,甘迺迪先生。

里昂:不需要我,就別來煩我,老頭!

薩拉哲:你剛剛是不是說了老頭,甘迺迪先生?也許這對你來說很驚訝,但我只有二十歲。

里昂:所以你跟其他人一樣,只是個被寄生的傀儡?

薩拉哲:別把我跟那些低等村民混為一談。我能夠隨心所欲的控制寄生體,我可以完全的掌控他們。

里昂:隨便你怎麼說,是也好不是也好,你都死定了。

(約有一打的教徒出現,他們全都裝備著大鐮刀、十字弓等武器。)

薩拉哲:把我們的美國朋友處理掉吧。

(教徒們開始靠過來。)


3.6 - 警告

(堡外花園裡,里昂又收到薩拉哲的傳訊。)

薩拉哲:甘迺迪先生,居然還活著呀。喜歡我的花園嗎?

里昂:這裡也看得出你的怪癖。

薩拉哲 (竊笑):即使像我這麼聰明的人,有時候也會在那裡迷路。你花一輩子的時間也休想從那裡出來。你知道嗎?每個人的死都是有原因的,你可以填飽我可愛寵物的肚子。現在我有點忙,有兩隻老鼠等著我去收拾。

(薩拉哲切斷了通訊。)

里昂:兩隻老鼠...?如果其中一個是路易斯...另一個是誰?除了我以外還有別的入侵者?


3.7 - 老情人

(之前從曼德茲手中救了里昂的紅衣女子從里昂背後慢慢的靠近,她拿槍抵住他的後背。)

紅衣女子:把你手放在我看得到的地方。

里昂:抱歉,聽從女士的指揮不是我的風格。

(女人把槍舉得高些。)

紅衣女子:把手舉起來。

(里昂立刻迴身制住女人的手,她馬上回以一個筋斗擺脫里昂的掣肘,同時把槍踢到半空中,只一瞬間的時間便接住槍,但里昂比她更快,在她接住槍以前已經拔出野戰刀,趁她還沒能拿槍對準時就用刀抵住她的脖子,並用另一手移開了她的槍。)

里昂:給你點建議,下次試試用刀,近身時更有效。

(里昂拿走她的槍,鬆脫彈匣後把空槍撂到一旁。女人拿下她的太陽眼鏡,是艾達‧王。)

艾達:里昂,好久不見了。

(雖然艾達在拉昆市事件中活了下來,里昂卻不太高興在這時看到她。)

里昂:艾達...所以是真的了。

(艾達臉上露出神秘的微笑。)

艾達:真的?什麼真的?

里昂:你跟維斯卡合作。

艾達:看來你有做功課。

里昂:為什麼,艾達?

(艾達特意丟下她的眼鏡,從鏡片看得出這不是普通的太陽眼鏡。)

艾達:對你來說有什麼分別?

里昂:你為什麼在這裡?為什麼像這樣出現?

艾達:呵。

(說時遲那時快,鏡片發出極強的閃光,里昂一下子被照得睜不開眼,爭取到的時間足夠艾達拿回她的槍了。)

艾達:回頭見了。

(艾達跳出窗外消失了。)

里昂:艾達!


3.8 - 塞拉之死

(走到城堡裡的樓中樓時,塞拉追上了里昂,他手上拿著東西。)

塞拉:里昂!我拿到了。

(巨響聲打斷了塞拉的言語。一隻巨大的觸手從背後刺穿了塞拉,把他拎到半空中。)

里昂:路易斯!

(塞拉痛苦地尖叫出聲,他手上拿的小玻璃瓶掉了下來,裡面裝的是 Las Plagas 的樣本。樣本掉到正在等著的薩德拉手上。觸手把塞拉摔回地面,最後消失在薩德拉的袍子裡。)

薩德拉:既然有了樣本,你就沒用了。

里昂:薩德拉!

薩德拉:我的手下薩拉哲會確保你有一樣的下場。

(薩德拉離開了。里昂趕緊跑到塞拉身邊,塞拉已接近彌留。)

里昂:撐下去,路易斯。

塞拉:我是...薩德拉雇的研究員,他發現我想做什麼。

里昂:別說了。

(塞拉拿給他一小瓶藥。)

塞拉:拿著這個,這應該可以抑制寄生體的成長。薩德拉...拿走的樣本,你一定要拿回來。

(說完最後一句話,塞拉便死去。)

里昂:路易斯!路易斯!


3.9 - 拯救艾西莉

(艾西莉在樓層的底部,依然被枷鎖困住,不停地叫救命。里昂用狙擊槍打掉圍住她的枷鎖。)

艾西莉:說到瀕死經歷...

(鄰近的門內跑出一堆教徒。)

里昂:艾西莉,快離開那裡!

(里昂在樓上掩護艾西莉。艾西莉好不容易跑到門邊,門卻鎖住了。)

艾西莉:門鎖住了!我打不開!

(更多的教徒出現了,其中一個穿紅袍的教徒身上掛著鑰匙。在里昂殺掉這一波教徒後,艾西莉終於拿到鑰匙。)

艾西莉:我拿到鑰匙了!我可以出去了!


3.10 - 重逢

(艾西莉一開門就看見里昂。)

艾西莉:里昂!

里昂:艾西莉!

(艾西莉跑向里昂,抱了他一下。)

里昂:你做得很好。

艾西莉:抱歉我剛剛...

里昂:沒關係的,我們走吧。


第四章

4.1 - 薩拉哲的另一通傳訊

(里昂又收到薩拉哲的傳訊。)

薩拉哲:噢...多感人的一幕呀。

里昂:多謝你的出現破壞了所有人的心情,為什麼你不在激怒觀眾以前趕快滾開?
 
薩拉哲:你在我的劇本裡只是個臨時演員,所以別太囂張,你的戲已經沒了。

里昂:我可不記得有答應要演你的爛劇本。

薩拉哲:噢,那你何不用行動來證明一下,什麼是一流的劇本?


4.2 - 天花板的陷阱

(艾西莉跟里昂走到一間房間時,又遇見了薩拉哲。)

薩拉哲:我想你活得夠久了,看看你這次會不會死。

(天花板開始下沉,更糟的是,上面長滿了釘子。)

艾西莉:不!

(里昂看著天花板,再轉身看向薩拉哲,薩拉哲已趁機逃走了。)


4.3 - 再度分開

(里昂和艾西莉走進一間大廳,突然一隻隱形蟲飛過,把艾西莉抓走。)

艾西莉 (尖叫):里昂!救命!

里昂:該死!艾西莉!

(更多的隱形蟲出現,準備好好與里昂攪和一番。)

里昂:真是太好了,來更多。


4.4 - 威脅

(里昂到了堡外,又收到薩拉哲的傳訊。)

薩拉哲:不知道你看不看得見我,甘迺迪先生?

里昂:如果你敢動她一根寒毛,你就死定了。

薩拉哲:那得看你是不是活得到那時候,我等著。

(里昂拿出望遠鏡,看到薩拉哲正挾持艾西莉走入堡內,艾西莉的手被反綁。)

里昂:馬的!


4.5 - 陷阱

(里昂進入堡主房間,薩拉哲就在裡面,坐在王位上,他的隨扈守著艾西莉。)

里昂:艾西莉。

艾西莉:里昂!

薩拉哲:甘迺迪先生,你難道不知道現在是把你扔下樓的時間嗎?

(薩拉哲按下按鈕,里昂腳下的地板打開,他掉了下去。)

艾西莉:不,里昂!

(里昂雖然掉下去,但他及時扔出勾爪繩抓住了牆壁。薩拉哲這時候正把耳朵靠近寶座旁的聽筒,想聽里昂死掉的聲音。)

薩拉哲:嗯...怎麼沒聽到被刺穿的聲音?

(里昂拔出槍。)

里昂:才不會中你這老把戲。

(里昂朝一個像是擴音器的裝置開槍,震得薩拉哲的耳朵嗡嗡響,激怒了薩拉哲。他跳下寶座大吼。)

薩拉哲:竟敢這樣!不玩了!宰了他!

(薩拉哲朝著隨扈大喊。)

薩拉哲:我說宰了他!

(其中一個隨扈遵照他的意思展開行動。薩拉哲一面命令著一面離開房間。)

薩拉哲:快點,我們要開始準備儀式了。

(另一個隨扈用長矛推著艾西莉,逼她一起走。)

艾西莉 (輕聲說著):里昂...你還活著。

(里昂回到地面上後,他接到憤怒的薩拉哲的傳訊。)

薩拉哲:也許你是九命怪貓,但無所謂,甘迺迪先生!我會派我的右手除掉你。

里昂:你右手斷了?

薩拉哲:隨你高興怎麼說,去死吧你!!!


4.6 - 追殺令

(島上薩德拉的堡壘裡,薩德拉正坐在寶座上,一個肌肉男跪在他前面,男人的臉上佈滿傷痕。他是傑克‧克勞瑟,曾經是里昂的同袍,現在已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

薩德拉:看來薩拉哲馴服不了那隻美國豬,他已經錯過機會了。克勞瑟,去抓那個女孩,噢,當然也別忘了處理掉那隻豬。

克勞瑟:放一百個心吧。


4.7 - 路的盡頭

(里昂在塔樓的的底層遇到薩拉哲跟他剩下的隨扈。)

薩拉哲 (拍手):很高興你加入我們,史考特甘迺迪先生。

里昂:又是你。

薩拉哲:塔樓的神聖儀式將會賜給那女孩偉大的力量,她會加入我們,成為我們的一員。

里昂:這不是儀式,這是恐怖活動。

薩拉哲:現在都流行這麼說嗎?別擔心,我們也有為你準備特別的儀式。

(在薩拉哲打算伸手啟動另一個陷阱時,里昂拔出小刀往他手的方向扔去,把他的手釘在牆上。薩拉哲不可置信地轉頭看著他的手,接著痛到說不出話。)

里昂:哼。

(隨扈拔出了小刀,把刀扔向里昂的頭。里昂及時閃過,不過薩拉哲跟隨扈卻趁此時搭電梯跑掉了。)

里昂:別跑!


4.8 - 一決雌雄

(塔樓最高層的大廳裡,矗立著 Las Plagas 長出的母體,母體之龐大佔去了大廳的一半,薩拉哲正站在上方的祭壇前等著里昂。)

薩拉哲:啊,你剛好錯過了,儀式已經結束,我的人已經把她帶到島上了。

里昂:什麼?

(堡外,一艘快艇正駛向薩德拉的小島。)

薩拉哲:我想現在是時候獎賞你堅定而固執的信念了,甘迺迪先生...歡迎!

(母體伸出觸手把薩拉哲和他的隨扈吞入。他們跟母體結合,成為嵌合體。嵌合體打翻了祭壇,而里昂進來的門也被柵欄堵住。)

里昂:哼,又是個怪物,解決這個以後應該可以少擔心一件事了。


4.9 - 便車

(打倒薩拉哲後,里昂爬下城堡,在岸邊發現一艘快艇。快艇上坐著一個人,是艾達。)

艾達:要搭船嗎,帥哥?

(里昂收起他的槍。)

里昂:嗯,好...


第五章

5.1 - 小島

(里昂跟艾達搭船往薩德拉的要塞前進。快艇行進間,里昂看了艾達一眼,似乎想說什麼。艾達注意到他在看她,她笑了一下,馬上把船轉了個大彎,震得里昂拿樁不穩。船在懸崖邊停下,艾達拿出勾爪槍朝崖邊發射,定住了崖上的岩石。)

艾達:還有點事,回頭見。

(艾達攀岩離開了,她的上升速度讓引擎還沒停掉的船一下子失去控制,里昂好不容易才把船穩定下來。)

里昂 (歎氣):唉,女人...

(里昂上岸後,收到一通傳訊,是薩德拉。)

里昂:真不好意思,不過薩拉哲死了。

薩德拉:看來是這樣。

里昂:薩德拉,你為什麼不放手讓艾西莉回家算了?

薩德拉:你只不過殺了我一個不成材的屬下,就被自信衝昏了頭?

里昂:薩德拉,你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薩德拉奸笑著。)

薩德拉:好好在籠子裡享受我的折磨吧,朋友。


5.2 - 尋找艾西莉

(里昂經過一排監視螢幕,看見艾西莉在一間牢房裡,兩個兵卒守著她。)

艾西莉:救我里昂!

里昂:艾西莉。

(其中一個卒子注意到牢房裡的監視器曝光了他們的位置,趕忙叫他的夥伴把機器關掉。)

里昂:外行人。撐著點,艾西莉,我馬上就來了。


5.3 - 設法呼叫救援

(進入通訊室,里昂用麥克風呼叫後援。)

里昂:這是里昂,請求支援,重複,請求支援。

(回應里昂的是一片寂靜。通訊無效,訊號被堵塞了。)

里昂:該死!


5.4 - 再度找到總統的女兒

(里昂進入艾西莉的牢房,在一堆箱子後面找到她。)

艾西莉:里昂!

里昂:你沒事吧?

(艾西莉點點頭。)

里昂:走吧,我們離開這裡。


5.4 - 高空跳躍

(里昂跟艾西莉站在垃圾場的處理槽旁。)

里昂:看來就是這裡了。

(艾西莉摀住鼻子。)

艾西莉:唔,好臭。

里昂:當然臭。

(艾西莉看著里昂,從里昂的眼神中她知道他想做什麼。)

艾西莉:不行,里昂。

(里昂抓住她的手腕。)

里昂:當然行。

(當他們跳下處理槽時,艾西莉尖叫出聲。他們最後跌在一堆垃圾上。)

艾西莉:你瘋了嗎?

里昂:我知道你如果是屁股著地就會沒事。

艾西莉:你...!

(里昂扶艾西莉站起來,她看到旁邊有個刺刺的東西。)

艾西莉:這什麼?

里昂:我們快走吧。

(里昂打開第一道門時,那刺刺的東西復活了。)

艾西莉:那是什麼東西?!


5.5 - 再一次的綁架

(鍋爐室外,里昂和艾西莉遇見薩德拉。)

薩德拉:我可以感覺到它們,已經在你們體內長得很強壯了。

里昂:薩德拉!

(里昂衝向薩德拉。薩德拉舉起手,里昂體內的 Plagas 寄生體感應到主人的召喚,立刻產生反應。體內傳來的痛楚迫使里昂無法前進,只能跪在地上。)

薩德拉 (笑著):也許你還能抵抗,但你沒辦法不服從。

(他轉向艾西莉。)

薩德拉:跟我來,艾西莉。

(艾西莉也無可避免的被寄生體控制,隨著薩德拉的召喚往他那兒走去。在極度痛苦下里昂無法阻止她,只能勉強把追蹤器丟在她身上。當薩德拉跟艾西莉離開後,痛楚就停止了。)


5.6 - 危險關係

(克勞瑟跟艾達在一個房間裡。艾達靠著牆,克勞瑟把玩著手中的小刀。)

克勞瑟:我們的朋友里昂怎麼樣了?

艾達:他把事情變得有點棘手。樣本呢?

(克勞瑟繼續玩著他的刀子。)

克勞瑟:在薩德拉那裡,看來他發現了我們的計畫。

艾達:真是好。

克勞瑟:有些話我要說在前頭。我不信任你,維斯卡也是,如果你想玩什麼把戲,我會殺了你。

艾達:是嗎?我認識維斯卡的時間比你久。

克勞瑟:我們就來看看是不是這樣。

(艾達往門的方向走去。)

艾達:對,我們就看看吧。

(艾達離開了。)

克勞瑟:哼。


5.7 - 里昂與克勞瑟,第一次對決

(里昂走進蒸氣室。他感到背後有人,便不動聲色的抽出野戰刀──克勞瑟就在他後面。等他轉身時,背後卻空無一人。這時上面傳來聲音,里昂往上看,克勞瑟抓準機會衝下來用刀子朝他刺去。里昂閃過了,但臉上被劃了一刀。克勞瑟握著刀與里昂對立著,手中的刀還滴著血。兩人一面講話,一面展開格鬥。)

克勞瑟:好久不見了,同袍。

里昂:克勞瑟!

克勞瑟:他們是不是告訴你,我兩年前死於一場直昇機失事?

里昂:就是你綁架了艾西莉。

克勞瑟:你明白的很快嘛,不過這是意料中事,畢竟我們都知道彼此的背景。

里昂:你想做什麼?

克勞瑟:哦,只是想要薩德拉開發的樣本。

里昂:不要把艾西莉扯進來!

克勞瑟:我需要她幫我贏得薩德拉的信任,因為我跟你一樣,是美國人。

里昂:你把她捲進來就只是因為這樣?!

(克勞瑟把里昂踢倒在地。)

克勞瑟:怪安氏藥廠吧。

里昂:安氏藥廠?

克勞瑟:都快忘了正事了。話講得夠多了,死吧,同袍!

(克勞瑟跳向里昂,準備把刀子刺進里昂的心臟。里昂用全力扳住克勞瑟的手,但情勢對他越來越不利。艾達在這時出現,用槍打掉克勞瑟手中的刀,救了里昂一命。)

里昂:艾達!

克勞瑟:哼哼,你這紅衣服的婊子可真會壞事。

(艾達用槍指著克勞瑟。)

艾達:看來這裡有人佔了上風。

(克勞瑟冷笑著,一個後空翻跳上背後二十呎高的台階。)

克勞瑟:你也許還可以再活些時候,不過你難逃一死。

(克勞瑟跑掉了。艾達從上面跳下來,里昂拾起地上克勞瑟的小刀。)

艾達:你們...認識?

里昂:或多或少。也許現在你該告訴我你在這裡的原因了?

(艾達走過他身邊。)

艾達:也許再說吧。

(艾達從另一端離開了。里昂接到薩德拉的傳訊,在無線電上薩德拉已經拿下了他的帽子。)

薩德拉:跟老友重逢的感覺不錯吧?

里昂:說真的,是感覺不錯。

薩德拉:很好,我不希望我的賓客有被冷落的感覺。

里昂:那我還要謝謝你了,是吧?

薩德拉:哦...我想到一件事。既然你在這裡,我何不介紹「牠」給你認識,牠會讓你忙上一陣子。

里昂:名字都記不起來?你是得了老年痴呆嗎?

薩德拉:好好享受吧。


5.8 - 跟「牠」玩

(里昂穿過一道組合屋,此處由三個隔間組成,每個隔間都有一個升降梯。組合屋位在一個大空洞裡。里昂找到他丟在艾西莉身上的追蹤器。)

里昂:艾西莉...

(有東西靠近。)

里昂:是什麼?

(就是「牠」,薩德拉的怪物,U3。U3 把里昂逼到組合屋裡與牠戰鬥。)


5.9 - 獵人與獵物

(里昂到達廢墟時,克勞瑟在另一頭出現。他脫掉了上衣,臉上畫了迷彩。)

克勞瑟:你們兩個現在搭上了 (指艾達跟里昂),是吧?

里昂:艾西莉在哪裡?

克勞瑟:你真的想知道?她就在那道門外,但是你要有三個徽章才能打開。

里昂:你到底想幹什麼?

克勞瑟:一個在北方...

(北方有一個神豹徽章。)

克勞瑟:...一個在東邊。

(東邊有一個聖鷹徽章。)

里昂:讓我猜猜...最後一個在你身上。

克勞瑟:那也表示你現在被三面包圍。

(克勞瑟拔出輕機槍對準里昂。)

里昂:看來你考量的很周全了。

(里昂朝克勞瑟扔了一個定位爆破裝置。克勞瑟閃過,里昂抓住機會尋找掩護,克勞瑟拿槍射了一陣,但里昂還是安全抵達另一處掩蔽。)


5.10 - 里昂與克勞瑟,第二次對決

(里昂抵達了神豹徽章的所在,但克勞瑟也跟著抵達了。)

里昂:你到底想做什麼?復興安氏藥廠嗎?

克勞瑟:只是想為這個動亂的世界帶來秩序與平衡。

(里昂把玩著手中的徽章。)

里昂:像你這樣的瘋子不可能帶來什麼秩序或平衡。

克勞瑟:你不會認為保守的思想可以有什麼作為吧?

(戰鬥中,克勞瑟跳到高處。)

克勞瑟:不要只會躲在那裡,像個男人一樣出來戰鬥!

里昂:我不會上你的當。

克勞瑟:咱們來找點樂子吧。


5.11 - 為何而戰

(當里昂在找第二個徽章時,克勞瑟又出現了。)

克勞瑟:你為什麼而戰,同袍?

里昂:我的過去吧,我想。

克勞瑟:哼,安氏藥廠。


5.12 - 里昂與克勞瑟,最終對決

(里昂撿起聖鷹徽章,他看到克勞瑟站在上頭,手裡拿著輕機槍。)

里昂:拿到兩個,只剩一個了,克勞瑟。

克勞瑟:哼,我們就來看看你拿不拿得到剩下那一個。

(克勞瑟扔下機關槍,他的左手開始異變,長成怪物的手。)

克勞瑟:見證這偉大的力量吧!

里昂:你已經無藥可救了,克勞瑟。

克勞瑟:準備受死吧,里昂。

(兩人開始戰鬥。里昂打倒克勞瑟,拿到最後的大蛇徽章。)


5.13 - 薩德拉的來電

(克勞瑟死後,里昂接到薩德拉的傳訊。)

薩德拉:看來克勞瑟也被你殺了,我該怎麼謝謝你呢?

里昂:什..你在說什麼?他不是跟你一夥的?

薩德拉:你在講什麼,你以為我會信任美國人嗎?實話告訴你吧,我還正在想怎麼擺脫他,不過多謝你,我不用再煩惱了。

里昂:你從一開始就在利用他。

薩德拉:噢,接下來該由你頂替這位子了...能夠殺死克勞瑟證明你潛力無窮。等你完全吸收 Las Plagas 病毒後,我會讓你當我的貼身保鑣。

里昂:很抱歉,我不得不拒絕你的好意,我有約在先了。

薩德拉:哼,趁你還能的時候好好耍嘴皮子吧。


5.14 - 支援抵達

(里昂靠近薩德拉的最終防線時,他看到有一票部隊正等著他,每個人都裝備著十字弓、棍棒和所有能想到的武器,有個人甚至操縱著砲台。里昂立刻找掩護藏身。)

里昂:該死!

(就在這時候,一架直昇機出現了,機上裝備了火箭筒和機關槍,里昂的通話器開始有訊號,他立刻把通話器戴上。)

里昂:嘿,也該是時候了。

駕駛員:抱歉,交通阻塞,我會掩護你。

(卒子們正準備迎戰,其中一個注意到放著瓦斯儲存桶的高塔似乎有些不穩,他往上看,發現上空有台直昇機。直昇機推倒了高塔,造成一片騷動,接著駕駛員開始攻擊,殺死薩德拉控制的這群平民軍,倒下的瓦斯桶也在這時爆炸,把瞭望台燒了,當然也把裡面的人給燒死了。)

里昂:這才叫支援嘛。

駕駛員:我叫麥克,要火力的話找我就對了。


5.15 - 麥克之死

(里昂接近堡壘的入口時,突然一群武裝村民出現包圍了他,幸好麥克及時趕到。)

麥克:小心!

(里昂一閃,撲到一塊板子後面,麥克在這時掃蕩敵人。雖然有些村民試著躲避直昇機的火力,但直昇機的機關槍持續掃射,即使躲開的也被直昇機射倒的建物壓死。)

里昂:謝了,等我們回去,看要喝什麼我請。

麥克:太好了!我知道一間很好的酒吧!

(這是麥克說的最後一句話。一個村民用火箭筒朝直昇機發射,把直昇機炸毀,直昇機在火光中落下懸崖,摔成了碎片。)

里昂:麥克!

(里昂抬頭,看見薩德拉和他拿火箭筒的走狗慢慢離開。)

里昂:我會確保你是下一個,薩德拉!

(薩德拉呼叫里昂。)

薩德拉:噢,真是抱歉,里昂。

里昂:薩德拉,你這渾蛋!

薩德拉:沒什麼好生氣的,別告訴我你從來沒打死過討厭的蒼蠅,本質上這是一樣的吧。

里昂:你說什麼?昆蟲的命怎能和人命相提並論!

薩德拉:等你得到這種力量後,你就會了解了。

里昂:這是我該除掉寄生體的另一個好理由。

薩德拉:祝你好運。


5.16 - 失去控制的里昂

(里昂的步伐開始不穩,塞拉給他的抑制藥藥效正在消退。艾達在這時出現,看到里昂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艾達:里昂,你沒事吧?

里昂:嗯...

(但是里昂有事,他體內的寄生體開始控制他。他扼住艾達的喉嚨,想把她勒死。艾達在掙扎中看見里昂的眼睛轉紅,她即時拔出隨身小刀往里昂的大腿刺去,里昂因痛楚而恢復神智。)

里昂:抱歉,艾達。

(里昂又服了一些塞拉給的藥。)

艾達:我們得把你體內的寄生體弄掉。

里昂:對,但是在那之前,我得先找到艾西莉。

艾達:好,我們分頭行動。


5.17 - 再一次拯救艾西莉

(來到座艙室,里昂看到艾西莉被困在一個座艙裡,當里昂慢慢接近時,薩德拉從他背後出現。)

薩德拉:你就快要獲得那偉大的力量了,不過看來,你寧可選擇死。

里昂:我要帶走艾西莉,不管你同不同意。

薩德拉:啊,真是個莽撞的年輕人。

(薩德拉衝向里昂,一如維斯卡的攻擊方式,重力加速度把里昂撞到座艙前。正當薩德拉一步步逼近里昂時,艾達在樓上朝他開槍,阻止了他的進一步行動。)

艾達:里昂,趁現在!

(趁著薩德拉未恢復之際,里昂立刻打開艙門救出艾西莉。薩德拉並沒受到傷害,只是停了下來。一陣低吼聲後,子彈順著血管從薩德拉的身體裡流出,最後流到他手上。他把子彈從手上扔下,里昂跟艾達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

艾達:快走!

里昂:走吧!

(里昂跟艾西莉趕忙從出口離開,薩德拉不疾不徐地朝他們的方向走去。艾達繼續朝薩德拉開槍,卻一點也傷不了他。她瞥眼看到出口上方有一些裝著燃油的鐵桶,立刻朝桶子射擊。鐵桶紛紛炸開,形成一片火海,擋住了薩德拉的去路。)


5.18 - 痊癒

(里昂跟艾西莉來到塞拉的實驗室,那裡有一台可以移除 Plagas 的機器。)

艾西莉:就是這堆廢鐵?我...我對這東西完全不了解,里昂。

里昂:只有一個辦法知道,你來操作。

(里昂躺上躺椅。)

艾西莉:你確定你要這麼做嗎?

里昂:對。

艾西莉:好吧,不保證會成功。

(艾西莉操作機器,機器開始用低功率雷射清除里昂體內的 Plagas。雖然過程非常痛苦,但 Plagas 總算被清除了。)

艾西莉:你感覺怎麼樣?

里昂:好得不得了。

艾西莉:我以為你會死。好吧,我想該換我了。

(艾西莉坐上躺椅,里昂開始操縱機器。治癒過程跟里昂一樣,艾西莉的寄生體也被清除了。)

里昂:你還好吧?

(艾西莉只是抱著他。)

里昂:我不知道你怎麼樣,但我想現在是我們回家的時候了。

(艾西莉點點頭。)


終章

6.1 - 最後戰役

(里昂跟艾西莉到達升降機前。)

里昂:有點不對勁。艾西莉,在這等我。

(里昂到上面的平台後,他看到艾達被反綁在空中。)

里昂:艾達!

(薩德拉在此時現身。他舉起手想像之前那樣控制里昂,但里昂體內的 Plagas 已被清除,他的控制對他無效。)

里昂:哼。

薩德拉:嗯?!

(里昂拔出小刀指著薩德拉。)

里昂:最好換個把戲,這招已經過時了。

(他把小刀丟向綁著艾達的繩子,鬆開了艾達,她跌到帆布上。)

里昂:你沒事吧?

艾達:已經好多了。

(薩德拉開始冷笑。)

里昂:有什麼好笑的?

薩德拉:噢,我想你知道,只有在好萊塢電影裡,美國人才會是永遠的贏家。甘迺迪先生,你真是讓我太開心了,為了表示感激,讓我來幫你擺脫那老掉牙的公式吧。

(薩德拉開始異變。)

里昂:艾達,退後!

(隨後里昂開始與薩德拉變身的超級怪物戰鬥。戰到一半時,艾達現身在高處,手裡拿著火箭筒。)

艾達:用這個!

(里昂拿到火箭筒,朝薩德拉發射,終於讓這醜惡的妖怪徹底從世界上消失。薩德拉死後,里昂走到他的屍體旁,發現裝著 Plagas 樣本的小瓶。里昂俯身撿起樣本,艾達在這時出現在他背後,拿槍指著他。)

艾達:對不起,里昂,把它給我。

里昂:艾達,你真的知道這是什麼吧?

(里昂把樣本交給艾達,艾達接過手,就往平台邊緣跑去。她跳下平台,里昂見狀馬上跟過去,但隨之而來的是一架直昇機,艾達正坐在裡面。)

艾達:別擔心,我會好~好保管它的。

里昂:艾達!

艾達:我得走了。如果我是你,我會馬上離開這個島。

(艾達按下爆破裝置的按鈕。倒數計時開始,是離開的時候了。)

里昂:她真的按下去了。

艾達:這裡,接著這個。

(艾達丟給他水上摩托車的鑰匙。)

艾達:你最好趕快離開,後會有期了。

(直昇機飛走了。里昂看著鑰匙,鑰匙鍊上繫著一個小泰迪熊。)

里昂 (挖苦):還真可愛。


6.2 - 逃脫

(里昂很快搭升降梯回到艾西莉身邊。)

艾西莉:里昂。

里昂:我們得趕快離開這個島,這裡馬上就要爆炸了。

(里昂一把抓住艾西莉就跑。)

艾西莉:這裡就要怎樣?!

(兩人到達水上摩托車停泊的地點。里昂先騎上去,艾西莉隨後也坐上去。)

里昂:抓緊了,甜心!

(里昂發動摩托車開始往外衝。小島已經有部分開始爆破,在他們逃脫的水道內,有爆炸產生的衝擊波向他們襲來。)

艾西莉:衝擊波!就在我們後面!

里昂:我知道!你抓緊了!

(他們用最大馬力往外衝,總算在水道坍塌前衝到出口,但爆炸的衝擊波卻跟著他們出來,艾西莉在大浪中不幸落水。)

里昂:艾西莉!艾西莉!你在哪裡?!

(艾西莉從水裡冒出來。)

艾西莉:里昂!

(里昂幫她重新騎上水上摩托車。)

里昂:來吧,我們回家吧。

艾西莉:聽起來是個好主意。任務完成了!對吧,里昂?

里昂:還沒呢,我得確保你安全到家。

艾西莉:嗯,等你送我回到家以後,你能...多待一會兒嗎?

里昂:抱歉不行。

艾西莉:我就猜到你會這麼說,不過問問沒關係對吧。那麼,那個女人是誰?

里昂:為什麼問?

艾西莉:告訴我嘛。

里昂:她是我人生中無法放開的一部分,別再談這個了。

(他們朝著日出的方向駛去。)


尾聲 - 任務完成

(韓尼根傳呼里昂,從螢幕中可看到她沒戴眼鏡。)

里昂:韓尼根,是你嗎?

韓尼根:終於...線路通了。

里昂:嘿,韓尼根,難得看到你沒戴眼鏡...

韓尼根:別管眼鏡了,任務執行的怎麼樣?

里昂:我已經救到目標,現在正在回家途中。

韓尼根:你做到了,里昂!

里昂:謝了。你知道嗎,你不戴眼鏡還蠻可愛的,等我回去以後可不可以給我你的電話號碼?

韓尼根:我是不是該提醒你你還在執勤?

里昂:我的生活真是...


-- 全文完 --


附註一: Los Illuminados 為西班牙語,英譯 The Enlightened,中文譯為「照亮的道路」。照意翻,就是「路明教」,照音翻,則是「洛司路明納多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