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572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二次心得


The X-Files: I Want to Believe


  片名翻成「我想相信」會比「我要相信」更貼近原意,但不論是想相信還是要相信,結果都是「難以置信」。上映前,這部片是暑期熱門期待電影之一,雖然不比當年極盛時期的風光,但這部九O年代的「電視之光」一直在影視界有著不墜的聲譽。它在螢光幕上呈現的驗屍過程、科學原理與實驗儀器的講究,在當時都是一股創新,後來的 CSI 等影集多少有受到影響;外星人的部分雖非原創,然影集成功結合了冷戰時期的美國歷史,以世界兩大強國的冷戰政治舞台作為陰謀論的背景。在軍方、政府與歷史的三重牽涉下,看起來像真有那麼回事兒;加上 X 檔案給人的感覺一直是聰明的、理性的、製作精良的,有足夠的份量給人去期待,所以沒人料到,電影演出來會是如此光景。

  我一直認為看電影是要看自己想看的,不是看人家喜歡的,所以我通常不太理票房數字或影評好壞,除非特別想知道;即使 IWTB 上映的時候蝙蝠男演得如火如荼,我也寧願看 X 檔案,但著實沒想到它這次的表現僅僅是差強人意。事後上網看了一些 Review,有不少人說這部片要看兩遍才會覺得好看,我想,好吧,那我就看兩遍,這樣至少能確保我對這部電影的感覺是對的。看了第二遍的確覺得好多了,沒有第一遍那種轟然掉到谷底的感受,但是缺點也看得更明白了:劇本先天不良、導演不出色、拍攝的步調與方式都像在拍電視劇。這部電影有很多心理戲,如果劇本能改得好一點的話,不失為一部小佳作,但很可惜,負責穿針引線的靈媒神父與小孩病人都太不吸引人了。靈媒這個點子其實在 X 檔案第一季就用過,那集是講一個死刑犯有超能第六感,只要有被害人的物品就能感受到一些跟被害人相關的事。那一集講得非常動人,你會對那個死刑犯留下很深的印象,甚至會有種希望他不要死的同情。相對來說,IWTB 裡的喬神父就完全沒有這種感覺,你不會想特別同情他或瞭解他,他的死也無法給人什麼遺憾。至於得了山德霍夫症的那個小孩,理應要引導出支線劇情的高潮,結果最後這個小孩只是被拿來當「咚 Give up」(Don't give up)的說教工具,也讓史卡利的堅持看起來有點一廂情願。如果多講一點他想活下去,他對生命的態度與他跟史卡利的互動,會比講史卡利跟他父母的互動好的多。依片中提示,幹細胞治療應該是很痛苦的過程,但手術過程並沒拍出這種感覺,照理說這段應該很重要,要能同時突顯病人與醫生並肩作戰卻又緊張的心境,可是拍出來的效果很差,完全不能傳達病人在手術時受的折磨和醫生在做手術時的那種壓力,只是音樂的好聽還救了畫面一點。醫院是最能夠表現人生百態的地方,女主角在醫院工作的這些年必然有種與 FBI 時期不同的體會,這應該是她不願意再回去黑暗中追逐怪物的主要原因;她不是生來就要做這件事的。可惜,電影都未在這些地方著墨,支線劇情就此失敗。

  主線劇情是俄國人的科學怪人實驗,原本也有機會好好發揮,只是編劇不知道怎麼回事,弄了兩個同性戀來做這件事情。他們在電影裡加的布希、同性戀、Google,擺明了是想將劇情跟現實的變遷做出連結,提醒人們「這是一部 2008 年的電影」。布希不提,同性戀跟 Google 加得實在太遜了。也許他們覺得讓同性戀來做這個實驗會更「前衛」,同時也可以跟《科學怪人》裡的異性戀科學家做出區隔。好吧,是很前衛,因為的確沒人這麼做過,以後會不會有也很難說,我只知道這不是個想讓人抄襲的點子,尤其在知道喬神父玩過那光頭後,我第一個感覺是這神父還蠻不「挑食」的(無法想像那光頭小時候很可愛)。Google 的部分讓人無言,任何一本專業的醫學期刊都會比這個大學生拿來做報告的搜尋引擎更有說服力。主角的妝也上得不好,不但沒遮醜反讓他們老態畢露。我本來以為這是銀幕效果,不過後來發現,是真的沒化好。

  兩位主角的感情是此片的重點,或者說,賣點。FBI 時期,兩人曾有過使人心癢難耐的超級曖昧,但這場曖昧已隨後期劇情的推演慢慢降低,直至 IWTB 而煙消雲散。儘管編劇在片中還是要在別人面前強調他們不是夫妻,但以前那種曖昧不明的感覺已經沒了,因為兩人關係的改變:兩人不再是工作上的搭檔,他們已經生活在一起,同居了。這樣的關係已經沒什麼遐想空間,更別提穆德還用褲子裡的某樣小東西開了個玩笑。不管是蓋棉被純聊天,還是結尾的吻別,都及不上《征服未來》裡小蜜蜂在走廊發威前的那一刻來得令人心蕩神馳。當然,在出現結婚或性行為這類把東西講死的橋段前,兩人之間的情感交流還是有其可看性,只是不再有讓人從地板上跳起來的興奮。激情的年代已經過去了,現在只剩下餘韻和餘溫。

  整體而言,IWTB 呈現的是一種懷舊的態勢,有一種歲月的滄桑、孤寂和落寞,沒有很強烈的驅使生命往前探索的熱情。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但我認為這股熱情一直是 X 檔案的中流砥柱,亦是給人驚喜的泉源,可惜,這回泉眼好像被堵住,流不出什麼水來,流出的水也不如過去的甘美。這部片唯一超越自己過去成就的是配樂。因為電影的整體表現不佳,連帶配樂遭受池魚之殃,但配樂的傑出是無庸置疑的,很多導得不怎麼樣的地方都是配樂從中彌補才不至於無力。配樂遠比劇情更能展現「劇」和「情」的張力,是配得最好的一次 X 檔案配樂。

  IWTB 在美國的失敗被歸咎於蝙蝠男的太搶鋒頭,不過蝙蝠男只是一個比較好用的藉口,劇本的瑕疵、角色的無力與導演的不精采才是這部片一蹶不振的原因。感覺上這次的劇本沒有精煉過,是為了趕製電影匆忙寫出來的成果,沒有展露以往影集獨有的智慧與觀察力,更像是在撿拾從前的殘羹。現在有許多人嚷嚷著希望出第三集,把原先影集留下的 2012 末日做個結尾。在好萊塢近年來愛拍三部曲的習慣下,也許第三集還有面見大銀幕的機會。假如有,希望他們能多花一點時間耕耘劇本,還有找個好一點的導演。克里斯卡特導出來的感覺太像電視,他還是多花一點時間在劇本上,讓其他熟悉影集的導演來掌鏡會更好。


Resident Evil: Degeneration

  CG 片有個尷尬的地位:你不知道該把它當動畫片看還是真人電影看。把它當動畫片,它跟皮克殺和夢工廠那種明明就不一樣;把它當真人電影又不夠真。我是同時把它當真人電影和動畫去欣賞,因為它既然做得像真人,就是希望營造出真人的感覺,CG 的部分則可視為技術功力的展現。

  當時看完 X 檔案後,那股失望感給我打擊甚大。我瞭解到不管一部作品曾經表現多好,都千萬別給它過高期望;曾經歸曾經,還是把自己放空比較能得到驚喜,所以後來我對 Degeneration 不抱任何期待,只希望它不要爛,結果它的確不爛。雖然稱不上是絕佳作品,但總算盡了它在銀幕上應盡的義務。

  看了第二次後,我發現,觀影環境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次在 Tribeca 看的時候,放映銀幕非常小,我坐的地方比較後面,細節都無法看清楚,加上其他人在那裡嘻嘻哈哈,影片又沒字幕,沒辦法完全聽懂裡面的人在說什麼,只大概知道劇情的方向,還有覺得這部片「好歡樂」。第二次在沒有外部干擾下看了字幕版,終於全盤瞭解故事,另外也不覺得這部片有什麼好笑。

  這部電影如果是真人來演,十之八九也會是一部 B 級電影,裡面幾個 B 級電影的商標:尖叫的小女孩、莽撞的特種部隊成員、很有勇氣但老是需要人拯救的女配角...在在說明了這點,但它還是比保羅安德森的三部曲好,至少光是主角是里昂和克萊兒這點,就已經勝過那三部曲太多。它與原始的遊戲劇情緊密結合,也沒有浪費太多時間在對付殭屍上,這是我最欣賞的。與 IWTB 相同的是它也是粉絲電影,不是粉絲很難瞭解電影裡的某些暗示和故事淵源。

  這次的生化危機不再是單純的恐怖冒險,電影劇情把浣熊市(Raccoon City,又譯拉昆市)的慘劇延伸為一場謀奪市場商機的利益攻防戰。T 病毒在黑市流傳,機場的恐怖攻擊是恐怖份子掌握病毒的結果,然而恐怖攻擊其實是為了製造疫苗需求,好讓投機份子獲得可觀利潤。這個點子有點傾向把細菌戰轉型成經濟戰的味道,擴大了以往遊戲的故事規模,同時也跟上了最流行的恐怖份子話題。劇情在前三分之一講得不錯,後面就開始跳節。美國政府與浣熊市事件的關係講得很含糊;克萊兒總是太快得出結論,還會亂猜別人的電話內容。她在辦公室打給里昂的那段戲接得牛頭不對馬嘴,最起碼也該先讓她說:「參議員剛剛打給他,我不知道他們講了什麼,但一定跟病毒有關。」再讓里昂推測:「也許是要他去湮滅證據。」不是比較順嗎?里昂明明跟 Hunnigan 通話時還不知道恐怖份子的要求,疫苗被炸光以後他就突然什麼都知道了,中間明顯有情節跳躍。威法瑪(WilPharma)研究中心爆炸以後的劇情也很混亂,一下子冒出一堆殭屍和一群不知從哪來的特種部隊,那些放在走廊上的殭屍擺明是要拿來過關用。克萊兒在控制室的劇情跟里昂的故事線完全兜不起來,里昂明明是要她先出去,她卻像自動要去執行裡關任務似的跑去控制室,到了那邊也看不出她幫了里昂什麼,而她也聰明到完全不用人教就知道怎麼操作整個藥廠的控制樞紐。一個藥廠的控制中心竟然可以簡單到讓外人隨便搞幾下就行,該不會是克萊兒已經讀過遊戲手冊了?里昂逃跑途中還神秘遺失他的外套,出了研究中心後又神秘地穿回來,中間被商人撿走又贖回來了嗎?最好笑的是克萊兒去教訓參議員的時候,力道大到可以把那個矮胖的傢伙一巴掌打到地上;這是整齣戲我唯一覺得好笑的地方,不知道為什麼當時在戲院沒人笑。安琪拉(Angela)、蘭妮(Rani)與柯提斯(Curtis)基本上可視為艾達二號、雪莉二號與威廉二號。蘭妮是我最不喜歡的角色,她的出現只是要重演克萊兒在二代跟雪莉的情節,無用的小花瓶;柯提斯與威廉一樣是復仇者,但威廉身為科學家想保護自己的研究成果,比柯提斯那套不知所云的自我毀滅哲學說服力要強一點;安琪拉,大花瓶一隻,雖然她很有勇氣的說要阻止她哥,但你會發現她在整個過程中沒做什麼事情,只是一直說「No!」、「No~~~」然後總是在快死的時候被男主角救走。如果他們不打算把艾達和維斯卡搬回來,起碼也弄個強一點的配角吧,這個配角太虛了。

  論「演技」,演員都演得很糟,其中女人又比男人更糟,尤其是克萊兒,這個第一女主角理應要領戲,卻是裡面演得最爛的,表情僵到沒有辦法形容,眼神也是出奇的呆滯。眼神呆滯是這部電影裡所有角色的通病,但以克萊兒為最。里昂的臉給 CAPCOM 整壞了,不但糙老還長得不像美國人。IMDB 有個人說他站著不動的時候很像塊「硬紙板」,形容得很貼切。他出場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在戲裡一號表情到底,永遠板著個臉,個性也像硬紙板一樣單調。相對來講,四代的過場動畫在人物的表情和眼神上抓得還比較好。

  IGN 日前發表了 Degeneration 的影評。果不其然,配音與表情動畫都被譙了。配音的好壞我覺得在沒字幕的情形下比較能聽出來,因為你在忙著看字幕的時候不會注意到人物說話的聲調,只有沒字幕或甚至不看畫面,單純聽他們的聲音時才能察覺。當初在 Tribeca 看時沒有字幕,配音一聽就能聽出好壞,看字幕版的時候反而聽不太出來。這部戲的配音實在不怎麼樣,還是遊戲的水準,配音員沒有好好傳遞角色的語氣和性格,缺乏「標竿性」。里昂差不多是在唸稿子,克萊兒有點做作;她受傷時候的呻吟聲太假了,聽起來像一個配了音的假人受傷一樣。安琪拉的聲音聽起來綿軟無力。配音動畫(Lip-Sync)不是日本人的專長,特別是他們要做英語發音角色的時候,唇形和句子完全對不起來,跟一般日本動畫一樣,只有「開口閉口」的差別。

  看了字幕版,我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犯了個錯誤:原來克萊兒沒有男朋友。在發現她沒交男友的同時我覺得很可惜,也覺得不太合情理。即使她忙於拯救世界,也不一定要保持單身吧?如果她有男友,我反而會覺得這個角色更人性化一些。CAPCOM 好像很吝於多講一些主角們的私事,暴露一點他們不當英雄時的面貌。我懷疑他們有建立起角色的完整背景,只是想到什麼說什麼。這部電影要拆解成遊戲是輕而易舉的,你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它做成遊戲是什麼樣子───問題就在這裡。當一部電影可以完美的轉換成遊戲時,它的深度還有待加強。許多人都覺得這部片像是 90 分鐘的遊戲過場動畫,我是覺得它還是跟遊戲動畫不一樣,至少在鏡頭處理上還有點電影味,只是演員演技太差,減損了整齣戲原本要締造的感受,不過電影的確該多加些「不能被遊戲化」的時刻,別製造有太多 bug 的劇情,或是弄些無聊的桃花。多表達一些人物對環境的感覺和人格,多發展一下遊戲裡未竟全功的感情,還有別加太多 B 級電影的元素,這會讓角色們看起來更有魅力;最重要的是把里昂的臉改回來,別再讓他用目露兇光來裝酷了。

-----------------------------

  看電影多半是被動的欣賞,不是主觀的期待,事實上期待也沒什麼用,多半的期待都會化為失望,不過即使重來一次,我還是會在期待的電影上映時,坐在電影院裡等它。


  相關文:

  X 檔案影集介紹
  X 檔案:我要相信 - The X Files: I Want to Believe(2008)
  紐約恐怖電影節 - Resident Evil: Degeneration(20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