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3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鳥事一樁

  去年到今年有很多想看的電影,因為工作和家裡的大小事,一直沒時間看,連第四台的電影也沒完整看過一部,所以一直沒有新文章貼出來,yam 換了部落格的介面也是後來才知道。新版不太好用,以前的文章分類都不見了,要重建;想換部落格封面的圖和照片還換不了,只好先維持天空給我的預設圖片。現在新版天空部落格還沒建置完成,看樣子弄完大概要年中以後了。

  平常很少發文談生活上瑣碎的事情,但現在沒電影心得寫,就寫一下今天遇到的鳥事。

  今天早上搭捷運時,在捷運電扶梯上遇到一個老男神經病,年紀大概六七十吧,穿了一件灰色背心,手上提了個袋子,身材瘦瘦的。一般人搭電扶梯時,大都會自動站在右側,因我要趕路,所以走左側,但這老傢伙卻站在左側,右手伸直了搭著電扶梯的右側,擺明不讓其他人過去。我請他借過,他卻忽然暴怒大吼罵髒話,接下來右手握拳揮了揮作勢要打人。看到他臉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人有問題,因為不像正常人,不過已經來不及了。他在那裏不斷罵髒話。雖然知道這人有病,但是莫名其妙被罵,真的是有點火,就回了他一句:「你罵什麼罵?」他就繼續痛罵髒話(罵的字還一樣,都是一連串國罵 + Fuck)加上揮拳示威。我後面站著幾位女性,一開始有幫忙講話,但是看到他揮拳和凶神惡煞的表情就沒再講了。我當下是沒怕他,他揮拳作勢要打人的樣子應該是威嚇居多,但我也不想惹事,何況跟這種人不會爭出結果,就站在他身後一直到樓下為止。中間他沒停過髒話,到樓下平台後還死命瞪我。我是沒再理他,因為要趕路,沒必要把時間花在這種人身上。印象很深的是當時一從電扶梯下來後有個往出口走的先生一看到這神經病,立刻很明顯的「閃」到旁邊去。這裡說的「閃」,真的是看到以後很明顯地往旁邊逃開的樣子。早上算運氣不好,遇到這樣的人,不然就直接走樓梯了。

  台灣是個很容易同情弱者的地方,只要看到老人、孕婦、小孩等字眼,多數網民在心態上會先偏向這些人,就像之前吵得不可開交的博愛座一樣。多年前我在這裡貼過一篇無禮老人在公車上要挑「沒陽光的位子」坐,就有正義魔人上來罵我,這兩年因為出現了正義魔人這名詞,大家才開始發現有些事情矯枉過正了(如果是在大街上看到人砍人,大概就沒人敢出面當正義使者了吧);而有的人仗著自己是社會上公認的「弱者」,就用這樣的弱者身分去威逼別人,事後再用弱者的姿態求取同情。

  我個人對禮讓這件事沒什麼意見,中年人、年輕學生我都讓過。讓給中年人沒什麼原因,那中年婦女只是說了一句:「能不能讓我坐?」我就讓了(她應該只是自己懶得站);讓給女學生是因為她說她不舒服,我二話不說就站起來讓她坐。還記得那位同學坐下後真的有點痛苦的樣子,在座位上用一隻手撐著頭。讓人無法接受的是很多人仗著社會上的弱者身分去逼別人禮讓,那就已經超過了禮讓的範圍,畢竟禮讓不是義務或欠債。如果今天我碰到的這神經病上了捷運,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甘心禮讓。不過看到他的臉,我不認為有多少人想靠近他。他或許有精神病,也或許就是個脾氣很壞的人,但我不可能對這種人有任何同情,他也不是社會的弱者,只是一個極度惡劣的人而已。有很多人忙著同情別人,是因為自己沒處在當下被別人惡劣對待,如果換成是自己遇到,就不一樣了。

  社會上的弱者是用年齡大小、性別或疾病區分,對這樣的族群禮遇,原本是一番好意,但當所謂的弱者用公認的弱者身分去霸凌別人時,他就已經不是弱者了。

  P.S. 這種愛亂罵人的老神經病真不少,以前在馬路上也遇過一個。現在捷運站人多,很多問題也就衍生出來了,除了我遇到的神經病以外,同事還在台北車站遇過一個年輕男騙子,每次都是跟人借 10-20 元說要去坐車,因為錢少所以多數人都肯給。此人已在同一站出沒數次。這種要零錢的我也遇過,只是是在大馬路上遇到。如果這類詐騙之光再繼續猖獗下去,台灣社會對人的信任感遲早會被這群人敗光。至於那些愛亂罵人的,只要沒被告,也會繼續猖狂下去吧。

生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