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40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鳥


  《刺鳥》原為作家柯莉‧麥考林的小說,背景設在二O年代,講述一位神父勞夫‧迪‧布里卡沙(Ralph de Bricassart) 因得罪了某位主教,被放逐到澳洲偏遠教區,這個教區包括了鐸基達 (Drogheda) 在內。鐸基達住著一位全澳最有錢的人,瑪莉‧卡森太太。因卡森太太的關係,勞夫認識了她的弟弟派迪‧克里律 (Cleary) 一家人,也因此認識了瑪姬 (Meggie)。克里律家的孩子都是男孩,瑪姬是唯一的女兒,但她並沒因此受到重視,反因為她是女兒,極少被父母注意。勞夫心疼瑪姬長期以來被家庭忽略,對她付出比常人更多的關懷。這一切都看在卡森太太眼裡。

刺鳥1
  卡森太太已經寡居三十年,她不再婚的原因是因為她想保有手中財產的控制權,並非是沒有情慾。對勞夫神父英俊的外表和肉體她不是沒有感覺。她深愛著勞夫,不過她也看出了勞夫想做樞機主教的野心,這也是勞夫跟她走得很近的一個原因──為了她的財產,然而當瑪姬出現以後,情況變得有點不同。卡森太太嫉妒瑪姬能得到勞夫的愛,但她深知勞夫想往高處爬的野心絕不會因愛情而消退,所以她臨時寫了一份新的遺囑,把財產留給教會,指定勞夫當管理者,讓勞夫決定要照新或舊的遺囑執行。勞夫無法抗拒這份誘惑,在卡森太太死後接受了她的遺贈,放棄瑪姬與她全心付出的愛情,帶著這份送給教廷的大禮飛回羅馬,之後升為主教。不過勞夫和瑪姬之間的緣分並沒因此斷絕,兩人始終在愛情、慾望、禁忌、迷離間掙扎著。他們的關係就像是一團漩渦,將他們周圍的人也不斷捲入.......

  瑪姬花了一生的時間追求她一輩子也得不到的東西,勞夫神父則放棄了他最想要的的世俗之物來獲得服侍神的高尚地位,兩者都為了他們想要的東西,付出了最大的苦痛,他們就像傳說中的刺鳥一樣,這種鳥一出生就在尋找一種有刺的樹,不達目的絕不終止。在歷經千辛萬苦找到以後,牠就往樹上最長、最尖的刺撞去,臨死之前,牠將劇痛昇華為清脆悅耳、感人異常的歌聲,連雲雀和夜鶯都黯然失色。雖然以生命作為代價,只換得一首清新的歌,但全世界的人都會側耳傾聽,上帝也會展顏而笑。因為,唯有以最深沉的痛苦,才能換得最美好的事物。 

  影集的改編幅度很小,忠於原著,不但拍出了小說的精髓,也僅可能的完整呈現小說的原貌,並保留了小說裡最重要的部分。而小說描述的劇情則更為深廣,它是從克里律一家人還在紐西蘭的時候就開始講了,裡面細膩地描寫出牧人與工人生涯,紐澳的氣候與景觀,以及各個角色的出生背景、個性、思路、心境。從小說中可以很明顯地看出,騎著馬在大草原奔走,並非像在電影裡看到的那麼浪漫自在,如果那是每天要做的事情,那會是非常辛苦的工作。牧人必須忍受艷陽的炙烤,季節更換時暴雨的傾襲,辛勤照顧上萬頭的羊群;當旱災來臨時,必須靠僅剩的水源苦撐下去,即使看著牲畜一隻隻倒下也無能為力,直到天空再度賜水,他們才有生機,這些是在影集裡看不到的地方。愛情在這整個故事中,比較像是一個用來延伸劇情的出發點,藉由神父和女子之間的愛來傳達刺鳥代表的意義,因為愛情是最表象的事物,也最容易讓人產生情感的回應。作者藉由一段禁忌的愛情,將刺鳥「用生命換來最美的歌聲」的意念發揮到極致,實在高明。

  這部電視影集也破天荒請到了許多當時的大牌明星參加演出,像是飾演勞夫神父的李察‧張伯倫 (Richard Chamberlain),飾演卡森太太的芭芭拉‧史坦威 (Barbara Stanwyck),還有飾演瑪姬母親的珍‧席蒙斯 (Jean Simmons)。裡面演得最好的角色莫過於芭芭拉‧史坦威,她原本就是資深的電影演員,曾獲奧斯卡四度提名。她將瑪莉‧卡森銓釋的入木三分,儼然就是小說裡講的卡森太太。之前我還沒看小說時,對這個角色沒有太多感覺,但是等看了小說以後,我對她的演技就佩服的五體投地──她實在演得太好了;而李察‧張伯倫的形象也與書中的布里卡沙神父非常吻合。除了選角的成功,《刺鳥》的配樂也是讓這部影集成功的一環,特別是那段充滿草原風情的鐸基達主題曲,這些配樂也會隨著《刺鳥》帶來的震撼,長駐在觀眾心底。


  附註:《刺鳥》得過五項艾美獎、四項金球獎。艾美獎的部分包括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金球獎包括最佳迷你影集、最佳男主角、最佳男、女配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