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572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沉默之丘 - Slient Hill (2006)


  電影同時用了遊戲一、二代的元素,劇情與場景是本著一代進行,配樂與怪物則大部分是來自二代。好萊塢電影居然會採用原始的遊戲配樂,實在太難得了,片頭、片尾加上片中的大部分配樂都是直接採集自遊戲,偶爾做一些變調或拉長。也許玩過遊戲的人會覺得某些音樂配的地方不太對勁,不過大致來說都蠻合的。片頭字幕的設計與片尾的呈現方式,也都很能帶出原始遊戲的感覺,真是一部名副其實的電玩改編電影。

  劇情的推演也很合乎原始遊戲的走向,當然電影無法把遊戲的內容全部納入,但是已經抓到了重點。前半部重點在尋人與體驗超現實的恐懼,後半部在解釋與解決發生的事情。在這部電影中的異世界與超現實怪物,不是純粹為了嚇觀眾或製造血腥場面,而是要表達一個人內心的恨。艾莉莎 (Alessa) 對現實世界的恨讓她創造了一個充滿鐵絲網與血腥的異世界,在這個世界裡只有無盡的黑暗與殺戮,正如她所感受到的痛苦一樣。恨意可以隨時吞噬世界,並且與世隔絕,由恨意衍生出的怪物基本上還具有人的形象,但都醜惡不堪,就像當初那群想要淨化她的人一樣,只是怪物是直接把醜惡的一面反映在外形上。這群在異世界中的怪物,是為了懲罰、復仇而生。如果用佛教地獄觀去想的話,這些怪物很像是地獄中的牛頭馬面等獄卒,為懲治惡人而生的惡鬼。

  導演把原始遊戲的父親角色換成了母親,一開始可能會讓玩過遊戲的人有些不習慣,但是看到電影以後,就會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做。遊戲的故事結構其實沒有電影那麼嚴謹,很多事情都交代不清,在描述人物關係時當然也不及電影那麼緊密,因為遊戲最大的目的是讓玩家「玩得開心」而不是「看得有味」。父女在大銀幕上可能比不上「母女連心」的感覺,特別是在襯托電影講的那個悲劇上。電影中那個三十年前發生的悲劇:達琳雅‧葛雷斯比 (Dahlia Gillespie) 親手將女兒交給陌生人處置的軟弱,相對於三十年後羅絲拚命尋找女兒的堅持,觀眾可以很明確的從中看出一個母親 (女性) 在面對眾人的指控與龐大的壓力時,她心中可以多麼畏懼,但到必要時又可以多麼堅強。在原始遊戲中父親找女兒只是為了能讓遊戲進行下去的一種手段,而操縱父親拿槍在鎮上到處找女兒打怪物,看起來比母親拿槍打怪物合情合理的多 (PS 有幾款遊戲是用媽媽當主角的?),不過電影要是這樣演,可能就會變成三流恐怖片了。

  最終為何羅絲母女沒能再回到正常世界?由得人想。我的想法是,導演在片末用了幾個鏡頭暗示黑暗艾莉莎已經轉到善良的雪倫身上,原來的雪倫已不再是雪倫。黑暗艾莉莎原本是善良艾莉莎因恨而生的,那表示這股恨意並沒隨著最後的復仇化去,祇是轉移了而已。左右世界的恨既然還存在,那麼就很難再回到正常世界了。在沉默之丘裡有四個世界:迷霧世界、鐵絲網世界、三十年前與三十年後的正常世界。艾莉莎能左右的應該是前兩個世界,因此迷霧與鐵絲網世界是相通的。迷霧世界像是艾莉莎對世間的懷念 (因此艾莉莎的母親達琳雅才會存在),只有透過引導才能進入,雖然這不能解釋女警為何會闖進去,可能是她跟著羅絲母女才無意中進去的。艾莉莎造成車禍讓羅絲母女進入了迷霧世界,但卻沒有指引她出來。要走出迷霧世界,應該不是開車離開就算了,因為他們也不是單純開車就「進去」的。至於羅絲本人,在接受魔王的洗禮後,其實也不能算是個正常人了;一切正常的事物在艾莉莎復仇以後都不再存在,他們與正常世界的聯繫已經消失,因此他們雖然走出了沉默之丘,卻走不出迷霧世界。

  沉默之丘的居民用殺戮來淨化他們認為的邪惡,最後他們也被迫用自己的鮮血來淨化自己的罪惡,只是這一連串的淨化過程,終究都沒辦法真正化解由人心所衍生的恨。羅絲對女兒的愛找到了通往恨源的通道,才把那個扭轉的越來越死的死結打開了一部分,但沉默之丘依然存在,迷霧也未消失,也許將來有一天還會有人闖入,再次在這個與世隔絕的世界中面對自己最深的恐懼。

  P.S. 電影裡演的女主角的演員一開始看覺得長得不怎麼樣,可是看越久越漂亮,現在很少有機會看到這種耐看型的演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