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572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阿波卡獵逃 - Apocalypto (2006)

  電影裡安排了許多笑點和驚險鏡頭,也不靠特效拖戲,所以不會無聊,即便你對馬雅文明一無所知,也能看得精神振奮。一開場就是充滿迅速和動作的打獵過程,再來講到主角所住的小村莊,而後村莊被馬雅帝國派來的將軍毀滅,男人與女人都成了俘虜,小孩被拋棄。他們全都被帶到王城,女人被拿去市場販售,男人則淪為祭品。主角幸運地碰上日蝕,逃過了活祭,之後又憑著意志力逃回了叢林,在叢林裡與追殺者展開了一場生死存亡戰。主角藉著自身對叢林的了解和上天賜他不死的運氣消滅了追殺他的人,最終回到妻兒的身邊。

  片中對白不多,大部分時候還是以肢體語言和表情為主。梅爾吉勃遜似乎很喜歡用慢動作強調力量的展現,慢動作鏡頭在裡面隨處可見。在他的電影中還會看到一種現實──想活命就得靠自己。很多好萊塢電影總喜歡在主角的致命關頭用一個核心人物來解救他,甚至有些角色觀眾從一開始就可以感覺出「他看起來不會死」,造成觀眾每次看到電影中主角陷入危機,都奢望著有人跳出來救他一命;要不然就是有死而復生的把戲,這點常常用在配角身上;在吉勃遜的電影裡不太有這種情形,至少在他的《英雄本色》和這部《阿波卡獵逃》中,人死了就是死了,電影中講很明白,這個人是被一刀刺死或一箭射死,沒有再復活的可能,而且也沒有「看起來不會死」的角色,你根本不知道誰會怎麼死,甚至連主角都可能難逃死神的魔掌。大部分的導演都不會把人物的生死講得很明白,這樣既可給觀眾遐想也能為後續的劇情鋪路,以防將來他們想拍續集又想讓這個角色出現時,該角色就能正大光明的復活。梅導則是用鏡頭把生死表達得很明確,斷了觀眾「角色不死」的期望。自從希區考克開創暗喻死法的鏡頭後,很少導演會在電影裡大喇喇的把人怎麼死的鏡頭秀出來,總是露個什麼沾滿血的部位帶過,梅導卻是反其道而行,直接拍出人被殺的情景不說,鏡頭還會特寫人物受死時的表情,這也難怪他的電影雖然沾染血腥,卻總是有人能被感動。

  電影一開始引用美國哲學家威爾‧杜蘭的話:「一個偉大的文明不是毀於外部的侵略,而是亡於自身的衰落。」(A Great civilization is not conquered from without, until it has destroyed itself from within.) 若依此理論解釋,西班牙人不過是加速了原本就有問題的馬雅帝國的滅亡。馬雅帝國到後期,的確因人口增加而出現糧食不足的現象,不過馬雅文明會毀滅得這麼徹底,說來還是要拜那些西方殖民者所賜。殖民者對馬雅人的屠戮不過是其中之一,最主要還是因為當時的殖民者信奉天主教,他們無法容忍異教徒,有關異教徒的東西也是邪惡之物,是違背上帝意念存在的,所以他們在燒殺擄掠之餘,也順便毀了那些「寫滿異教徒字句」的馬雅文件。每個文明終有走到盡頭的時候,但能把一個文明毀滅到幾近毫無痕跡的地步,不會是文明自身的衰落,而是宗教與文化的強烈侵蝕,和不可抵禦的自然災害。如果這世界是由回教徒或基督徒統治,那可能沒有多少文明或文化可以保存下來。俗話說:「知識就是力量。」這點在地理大發現後的殖民者身上驗證無疑;開啟未知的鑰匙創造了古文明的崩頹。或許馬雅文明本就氣數已盡,但無疑地,西方殖民者要為馬雅文明的毀滅負最大責任。

  台灣把片名翻成「阿波卡獵逃」,大陸翻成「天啟」。剛知道台灣的翻譯時讓我很驚訝,本來還以為這名字是大陸翻的,值得慶幸的是至少這次沒翻成「神鬼獵逃」。這的確是部「獵逃」電影,啟示方面倒是沒那麼強──片中並沒解釋任何跟馬雅文明傾頹有關的原因,只用少許鏡頭帶過西班牙人登陸猶加敦半島。我很高興這回導演沒讓主角成為悲劇英雄,而是用他來作為衰亡的象徵,因為說真的,電影演到後期時,我真的不想看到有人再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