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572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7 年的第一場雪

  以前從沒親眼看過雪,也沒接觸過雪。前陣子紐約飄過幾許雪花,那是貨真價實的六角形雪片,很漂亮,但是那些雪片稱不上是下雪,直到昨天晚上開始,到今天下午,才算下了去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說起來,所謂的「下雪」,天空上下的並非是真的雪,而是極小的碎冰粒,反而在那種雪要下不下的天氣,飄落的才是真的雪花。

  走在外頭,被這些碎冰打在臉上久了還有點痛,但是踩在雪上的感覺倒很不錯,對我這個從沒碰過雪的人來說蠻新奇的;走在雪上會有唰唰聲響。在路人跟車輛的踐踏下,路上的雪都成了髒兮兮的雪泥,只有那些行人車輛不會經過的地方,才有潔白晶瑩的雪。

  我想只有真正看過雪,才能體會電影、小說或詩人對雪的描述。今年的第一場雪來得晚,又剛好下在情人節,有一首歌很適合作為這場雪的註腳:


  2002 年的第一場雪       詞、曲:刀郎   演唱:刀郎 

  2002 年的第一場雪
  比以往時候來得更晚一些
  停靠在八樓的二路汽車
  帶走了最後一片飄落的黃葉
  2002 年的第一場雪
  是留在烏魯木齊難捨的情結
  你像一隻飛來飛去的蝴蝶
  在白雪飄飛的季節裡搖曳
  忘不了把你摟在懷裡的感覺
  比藏在心中那分火熱更暖一些
  忘記了窗外的北風凜冽
  再一次把溫柔和纏綿重疊
 
  是你的紅唇黏住我的一切
  是你的體貼讓我再次熱烈
  是你的萬種柔情融化冰雪
  是你的甜言蜜語改變季節
 
 
  雖然歌詞中的地名和年份不對頭,內容跟意境卻跟這場雪不謀而合。只要把年份改成 2007,烏魯木齊改成 New York City,這首歌根本就是今天這場雪的寫照。
 
  看到乾淨的白雪時,還讓我想到另一件事。知名的小木屋系列作者羅拉‧英格斯‧懷德 (Laura Ingalls Wilder) 所著的《大森林的小木屋》(Little House in the Big Woods) 裡,描述他們在威斯康辛州的森林裡過耶誕時,孩子們走到屋外,每個人都用盤子舀起一盤乾淨的白雪回到屋內,淋上剛煮好的楓糖漿,楓糖冷卻後白雪就成了軟糖。我在外頭看到未污染的白雪時突然想到書中的那一景,真想嚐嚐楓糖雪的滋味,可惜,在大都市這是不可能的。

  關於雪,最後再補上一首蘇東坡的詩,大家最常聽到但卻不知詩名的《與子由澠池懷舊》。我把「飛鴻」兩個字改掉了,因為在都市裡,我發現「行人」比飛鴻更適合描述那種來去無歇、韶光荏苒的感觸:

  人生到處之何似
  應似行人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足印
  人行哪復計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