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40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出口

  最早看到槍擊新聞的時候,突然想到某次聊天時老師說的話:一個人終日汲汲營營於工作與名利的追求,從不停下腳步想自己的人生方向,到後來會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兩面懸崖上,前無進路後無退路,最後只能往下跳。當時聽到這些話沒有特別感覺,但是當新聞報出維大槍擊事件時,這些話卻不自覺的迸入腦海。現實社會的角落處處反映這個現象:許多無路可走的人跳下懸崖一去不復返,旁人只能摸不著頭緒的看著報紙電視,一遍遍地吸收著他人不知為何而死的新聞。

  壹週刊有一期報導了一篇「脫軌人生」,講述原本有平順人生可走,卻選擇險路的三個女人,其中一個是金牌奧運國手陳詩欣。她們都有良好的家世,不錯的能力或學歷,也沒有經濟上的擔憂,但她們受不了在被安排好的人生裡度日。裡面一個女性擁有台大雙學士學位,原本是科學雜誌編輯,薪水不錯,但她無法從自己的工作得到成就感,同時也厭惡自己寫文章時明明不知其所以然,卻硬是要在讀者面前裝懂的態度,後來她獨自跑到南部當月薪一萬三的服務生。雖然薪水很低,她卻活得比以前快樂。能做出這種決定蠻了不起的,因為真實人生無法像遊戲一樣,能在面對重大轉折前 Save,如果後路不好再靠 Load 回溯。這樣的舉動在低收入家庭看來應該很蠢也令人吃驚;當社會上有人在苦惱下一餐的著落時,有的人卻嫌自己吃飽喝足的日子不滿意,想嘗試艱苦的生活,這是不知足嗎?是也不是。人之所以為人,就是不會只滿足於衣食飽暖,更不會滿足於現狀,這是人類進步的動力,也是貪婪的來源。也許能夠做出脫軌抉擇的,只有背景好的人,因為日子再不濟,也有個支援的地方讓你回去,窮人是沒有選擇權的。富人需要灌溉的是心靈,窮人需要充實的是荷包。中產階級呢?兩者都需要。一個在唸研究所的朋友跟我說,他雖然有明確的學習方向,卻覺得日子過起來空空的,某天回頭一看,發現幾年就這麼晃過去,於是他開始學舞看畫,藉著藝術欣賞增添一點生活的重量;另一個朋友已工作了一段時間,但他開始對一成不變的生活感到厭煩。我漸漸發現,越是年輕一輩,心中的懸崖來得越快。有的人意識得早,及早停下腳步思考;有的人不知不覺,等有知覺時大半生都已經過了。

  奇摩有篇報導,講美國一所大學心理系教授做了個研究,探討現代年輕人為什麼比長輩更有自信、更為獨斷,人生卻更為痛苦,起因於現代年輕人太自尊自大,總覺得自己很特別,自己做一定比別人做更好。原本「我來做也許更好」、「我很特別」是一種鼓勵,然而在從小耳濡家長過度讚美的環境裡,很多人已經無法接受「自己其實不怎麼樣」的事實。有時不禁想,上一輩把最好的物質生活都給了我們,我們也擺脫了那一輩最不好的習性,卻沒學會他們最好的處世態度和沉澱情緒的方法。很多人學會了表現,沒學會表達;許多人學會大聲講話,但他們學不會接受小聲講話的人的意見;許多人學會批評,卻學不會批判。在網路惡質的吐嘈文化引領下,多少人不把電腦另一頭那個跟你素未謀面的人鬥死不罷休;多少人在吐槽文化的帶動下,失去了溫和提出反面意見的技巧和態度,取而代之的是非得把別人的錯誤用來當自己勝利的墊腳石才甘心。年輕世代生活中處處是尖銳,如果不把自己也變成一根釘子,要不被扎得一身是傷也難;但是,變成了釘子就表示有人注定要被你扎,而被扎的人不想受傷的話也只好變成釘子。漫視周圍全是扎人的釘板,不願變成釘子的,只能在這刺痛的環境下,掙扎出一塊釘子穿不透的空間來。

  那個空間,就是出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